談到政治,聽聽他們怎麼說——外籍學生眼中的政治

採訪、報導 / 黃勻
責任編輯 / 林倢安


2016臺灣總統大選進入倒數階段,
在這次特輯中我們採訪了不同文化背景的臺大學生,
了解他們所生長地區的政治現況,
以及他們如何看待臺灣政治與2016總統大選,
期待讓讀者以不同的角度探討政治議題。



馬來西亞 Malaysia
馬來西亞同學會會長 楊忠源 

馬來西亞華僑,大學一年級進入臺大,至今邁入第三年。



馬來西亞:國陣長年執政出現變數 

        馬來西亞獨立於英國後,便由國民陣營(簡稱國陣)執政至今超過五十年的時間。臺大馬來西亞同學會的會長楊忠源認為,馬來西亞和臺灣很大的不同點在於馬來西亞的民族組成多元,其中馬來人超過半數佔最大宗,其次為華人、印度人和其他種族。正因如此,才會出現不同族群政黨合作的獨特現象,組成現在的執政黨國陣。馬來西亞政府沿襲英國內閣制,人民的投票權僅限於議員,而選民通常選黨不選人,得到最多議員席次的政黨可以推派出國家首相。國陣的選舉策略於是因應此制度而生:在主要居民為馬來人的地區就派出巫統候選人,在華人地區則派出馬華候選人,藉以鞏固得票率。
        然而,上次大選結果,國陣第一次出現沒有掌握國會三分之二席次的情況,而且反對黨的總得票數竟還多於國陣,長期的執政權出現警訊。楊忠源表示,國陣的統治期間,馬來西亞國況每下愈況,使得國陣漸失民心。首先,馬幣下跌,在楊忠源剛來臺念書之時(約兩年前),馬幣比臺幣約為一比十,現在卻跌到一比七點七,對留學生來說等於學費變向漲了百分之二十。再者,國陣領導人的發言引發輿論譁然,例如曾公開表示「不喜歡馬來西亞的華人可以滾回中國」。此外,國陣首相曾涉嫌貪污七億美金,雖然後來解釋為「阿拉伯不明金主捐贈」,但並未公布細部資訊,形象受到打擊。
        面對這樣的國陣,馬來西亞人民出現一股支持反對黨的浪潮,社會運動愈趨增加,訴求政黨輪替。而國陣則於二○一五年十二月三日通過《國家安全法》,賦予政府過於龐大的權力,首相可以直接宣佈特定區域進入緊急狀態,警方可以實施宵禁,在無授權下逮捕、搜索民眾,並上繳所有資料;同時國陣也以一九六九年五一三事件威脅人民,用流血衝突嚇阻反抗勢力。人民的覺醒與政府的鎮壓互相僵持,馬來西亞的政治發展呈現未知狀態。
        對於馬來西亞政治的轉變,楊忠源認為政黨輪替是必須的,但是政治制度上是否需要改革,應該是取決於反對黨上任後是否還是發生同樣的問題,故難下定論。


臺灣:兩黨互相攻擊

        對於臺灣的政治,楊忠源並沒有多做研究。在二○○八年馬英九總統當選時,有在馬來西亞看見TVBS的電視臺轉播,認為馬英九在螢幕上的形象良好,感覺會是個好總統。他表示,其實在馬來西亞有很多接觸臺灣新聞的管道,而他也從這些新聞內容發現臺灣政治有個特別的現象,就是兩黨會不斷互相攻擊、抹黑對方。這樣的現象令他感到很奇特,因為相對於馬來西亞,臺灣是個較為民主的地方,卻會為了打擊對手而公開發表攻擊性的言論。此外,楊忠源也對臺灣和馬來西亞的大學生做了比較,他認為臺灣的大學生較能夠以理性的態度,有條理的陳述自己的想法,馬來西亞的年輕人則比較傾向用情緒化的方式,但如今兩者的差距已逐漸縮小。而對於臺灣二○一六年的總統大選,楊忠源只有一個想法,是針對國民黨的「換柱」,「原來可以這個樣子啊。」

越南 Vietnam
Alex Tran

在臺大完成碩士學位,目前在臺大土木工程研究所攻讀博士。

Wind Ngo(Kendy)




共產政權專政下的越南

        在胡志民宣讀獨立宣言,帶領越南脫離法國的殖民統治後,越南共產黨開始了至今約七十年的獨裁統治。聽到共產專政,許多人可能會認為越南是一個完全沒有自由的國家,但是其實不然。根據Alex的說法,越南政府對網路的限制較中國寬鬆很多,人民獲取資訊的管道包括google都是開放的,在網路上發言謾罵政府也是被允許的,「我自己就時常這麼做。」Alex表示,「因為政府也想要知道人民在想什麼。」但是如果是像律師、教授等較有號召力的人,政府就會特別敏感。此外,人民的行為不能跨越政府的界線,也就是不能採取如社會運動等實際行動,「不然政府就會以『非政治因素』將你抓進牢裡,關幾天達到嚇阻作用。」
        然而Alex認為,很多國家的大黨都曾經採取這樣的手段,如臺灣的白色恐怖時期。越南政府限制人民自由的主要原因也像其他非共產國家一樣,是為了要鞏固自己的權力地位,並非因為是共產主義,「只是在共產主義下比較容易執行。這是許多人對共產黨的偏見。」
        現在,很多越南人仍然將共產政府視為「king of nation」,連許多大學生的思想都還是非常守舊。這源於從小國家教育的洗腦,以及建築在民族主義上的支持。由於共產黨是帶領越南脫法國殖民統治的領袖,且在獨立前的所作所為並沒有讓人詬病之處,人民對共產黨的情感如同宗教狂熱,同時也象徵對國家的愛和認同。但從獨立後至今,民眾漸漸開始對共產黨感到失望卻又無能為力,Alex說:「如果你問一個越南人支不支持共產黨,他是很難回答的,因為其中包含太複雜的情緒。」


臺灣民主體制是越南未來的政治藍圖

        目前在越南,人民並沒有總統的直接投票權,而是投出議會代表,再由議會代表選出總統,人民選擇的方式通常都只是從候選人的清單中選出家世背景較好的而已,因此Alex十分羨慕臺灣人民能夠直接選出總統。但是Alex也注意到臺灣藍綠惡鬥的問題,兩黨都為了自身利益而非為了國家利益,為了反對而反對的結果將阻礙國家的發展。
        相較於越南只有共產黨一個政黨,Alex和Kendy都認為臺灣是一個非常民主的國家,人民可以自由發表言論並集會結社。問到Alex越南是否會走向如臺灣一般多黨林立,Alex表示「這是必然的發展。」然而,兩人都認為這是一條很漫長的路,不只是因為領導人的控制,還有以下原因:其一,人民因為太習慣一黨專政的統治方式,心裡並不存在民主的概念;其二,多年的戰爭使越南長期處於動亂,現在人民只求和平,懼怕民主改革帶來的變動;其三,共產黨統治的期間,越南的經濟穩定成長,比起民主,民眾更在意的是溫飽。雖然如此,Kendy認為越南一代與一代之間的價值觀正不斷改變,部分年輕人已經開始具備民主的概念,現在他們面臨的功課,是如何在資訊爆炸的網路世界中分辨訊息的真偽。
        另外,Alex也對臺灣貪污的狀況做了分析。臺灣發生政黨輪替通常都和領導人貪污有關,呈現惡性循環。他認為這樣的現象會對國家的發展造成阻礙,但是他也注意到不同於許多國家,臺灣很少發生「在街上的貪污(corruption on the street)」,例如在越南或泰國,很多人違反交通規則被攔截後,都會馬上塞錢給警察,但是這樣的情況在臺灣並不普遍,對此他讚許有加。
        除了嚮往臺灣的民主政治,Alex和Kendy也同時注意到臺灣人民很有趣的現象,「臺灣明明很民主,但不知道為什麼很多人都不太敢表達自己的政治立場。」Kendy表示,她原先不太理解這樣的行為,但慢慢瞭解臺灣的文化後,她推測大概是因為對臺灣人來說,政治觀點是「a kind of private stuff」。


關注兩岸關係,支持臺灣經濟獨立

        已在台灣生活一段時間的Kendy表示,她對於蔡英文並未於二○一二年選上總統感到有些失望,主要是因為她較認同民進黨經濟層面的政策規劃。Kendy說到,國民黨的經濟政策是偏向靠攏中國,但是民進黨的經濟政策則著重在「南進」,鼓勵臺灣往東南亞國家,如越南、馬來西亞發展。如果民進黨當選,臺灣的經濟狀況會變得很不同,這也是在她心裡民進黨和國民黨最大的差別。
        Alex也表示自己支持民進黨在經濟上要脫離中國的政策,二十年前,臺灣的經濟繁榮,中國和其他亞洲地區居民都夢想著來臺灣工作,然而現在的臺灣經濟衰退,反觀中國經濟卻是大幅成長,許多Alex博士班的臺灣朋友甚至表示畢業後想去中國就業,因為在中國更有發展空間。「那再二十年後呢?」Alex問到。他認為照目前的趨勢來看,中國的經濟會不斷成長,人都是現實的,和金錢相比,民主就顯得不那麼重要了。所以如果臺灣的經濟越來越依靠中國,臺灣人民會為了生存而不斷向中國靠攏,中國在未來將會更能掌控臺灣。Alex也強調他並非因為是中國才這麼說,當一個小國的經濟過於依賴單一大國(無論哪一國)都是很糟糕的狀況,當大國掌控了經濟,小國其他的一切都會連帶被控制。
        臺灣必須將產業擴展到中國以外的地方,Alex認為韓國在外銷產品上就做得比臺灣更好。十五年前韓國免費贈送越南電影,並將韓國生產的產品置入性行銷到電影中,使之成為時尚的象徵,製造廣大商機。Alex表示,越南和臺灣的關係良好,臺灣是越南的投資大國,投資額甚至超越中國,且臺灣和越南的學校有多項交換學生計畫,中國則是一個都沒有。
        此外,兩人也十分關注臺獨的議題,這也是他們認為民進黨和國民黨的另一個相異處。「其實大多數越南人都將臺灣視為中國,『臺灣是中國的一部份,但是臺灣人不這麼認為』,我們的歷史課本都是這麼寫的!」Kendy說,就連越南的親朋好友也會說他們是「去拿中國的學位」。然而,Alex和Kendy都支持臺灣獨立,因為相較於中國,臺灣政治的民主程度和人民的素質都比中國高,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個體。Alex表示,許多越南人會將臺灣的狀況比擬香港和澳門,但他並不認同。中國的經濟雖然快速成長,但人民素質卻低落,這是他認為臺灣不能被中國統治的原因之一。「臺灣的人有禮友善,是許多國家(包括越南)所不如的,在捷運上會讓座、等候時會排隊,連韓國的朋友都表示臺灣給人的觀感非常舒適。」Alex也問過其他的外國朋友,大家都一致表示欣賞臺灣人的禮貌,而且非常喜歡臺灣的人情味。


巴拉圭 Paraguay
華僑同學會 常子薇(Vivian)

巴拉圭華僑,於小學六年級遷居巴拉圭,大一回到臺灣,目前就讀於臺大法律系二年級。



巴拉圭:民眾獨立思考、媒體中立

        在巴拉圭生活七年左右的Vivian,認為臺灣的民眾大多缺乏「獨立思考」的能力,「例如去年的太陽花學運,許多民眾並沒有真正去了解服貿的內容,只是一味的為反對而反對。」她表示,巴拉圭也有很多社會運動,但是並不會像許多臺灣民眾一樣盲目跟風。臺灣人民必須對於議題具備「雙重了解」的能力,也就是了解正方和反方的想法後再作評論,而不是只聽單方面的說法。
        而民眾會如此, Vivian 認為一部分的原因是媒體造成的。臺灣的媒體通常都帶有政治色彩,例如三立是民進黨,中天是國民黨,沒有辦法客觀中立的報導新聞,而國外媒體很少出現這樣的現象。她說,巴拉圭的媒體是較為中立的,也沒有名嘴唇槍舌戰。「如果一個什麼都不懂的人去接觸巴拉圭媒體,他可以接收到中立的訊息,並了解事實性的資訊。」此外,不同於一些臺大教授會灌輸學生自己的政治傾向,巴拉圭的老師可能仍有自己的政治立場,但在教育學生時會保持中立和客觀,這也是Vivian認為巴拉圭和臺灣最大的相異處。因為人民接觸訊息的管道是中立的,所以巴拉圭的選民較臺灣更具獨立思考的能力,且思想成熟。


支持政治第三勢力,突破兩黨惡鬥

        父親在臺北市政府工作的 Vivian 目前就讀法律系二年級,已經年滿二十,是二○一六總統大選的首投族。她認為臺灣太過於注重「黨」的問題,需要不屬於兩黨的「第三勢力」,因為現在的候選人就算有自己的意見和理想,也會遭到背後政黨的控制,例如「換柱」事件,她認為並非出自朱立倫本身意願,而是國民黨背後的「大佬」在操縱。此外,藍綠兩黨想盡辦法抓住對方的辮子,例如民進黨一直「咬住」王如玄的軍宅案,無論控訴的是事實或抹黑,「這並不會讓選民更想投他們。」
        藍綠惡鬥也造成國民黨和民進黨會一直互相比較,「像是臺中市長林佳龍當選後一直批評國民黨先前的政策,許多朋友卻認為其實臺中現在比以前更糟。」反觀臺北市長柯文哲,就不會一直和其他黨的執政者比較。Vivian說,臺灣就是需要像柯文哲這種獨立於藍綠的力量,不用顧慮背後「黨」的壓力,能夠真正為人民發聲。但Vivian也認為柯市長還是有要改進的地方,例如先前颱風,柯市長要求市政府救災人員要自行騎車,不像以前有配車,且不保障員工安全。雖然是為節省預算,但是也要顧及勞工和其家屬的心聲。
        而對二○一六總統大選的意見,「蔡英文可以說是躺著上!」Vivian表示,二○○四年陳水扁貪汙,馬英九躺著上,而現在換蔡英文「躺著上」,其實不是因為蔡英文多好,而是因為「國民黨太爛」,不像之前柯P當選是因為選民欣賞他的能力和處事方式。其實巴拉圭的政治和臺灣有許多相似處,在巴拉圭的總統也是民選,而且也是兩黨制。先前爆出執政黨(紅黨)賄賂原住民,縱然因為巴拉圭貧富差距大,賄賂可行性高,但不同於臺灣互相抹黑,紅黨領導人用實際行動向選民證明自己的清白。Vivian 期望臺灣能有跨越黨派的勢力崛起,真正為人民著想,並且媒體能客觀中立的報導,而非只向選民傳遞藍綠謾罵、惡鬥的新聞訊息。

臺大學生報社. 技術提供:Blogger.